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杂想    08/27/2007
奔波了好些天,像殺殺說的那樣,忙著安頓那“壹大家子人”。感覺這幾天過的很快,又像是過的很慢。事情多的讓人喘不過氣,花了壹夏天積攢的精力,繞著城市奔波了壹圈又壹圈。原本小麥色的皮膚被曬成了巧克力色,和某個白的不正常的家夥站在壹起,自尊心自信心能在0.001秒內跌進深淵。
看了小白的BLOG,其實對于這個相處了N年的朋友,心裏壹直有些說不出的愧疚。當初也是自己的任性,才離開了這些重要的朋友身邊,固執的去了那個遙遠的城市。現在想來,竟有些連後悔都說不出口。小白在傷感,對于谷的離開。我是沒辦法理解他的那種愧疚和自責的,谷說那次促使他離開北京的面試就是小白安排的。可不知爲什麽,心裏總有些覺得,他離開北京的原因始終是我。比起小白的愧疚,我心裏的壓抑感怎麽也沒辦法用語言形容。或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責任,或許...
老開玩笑說,自己有心想事成的本事,和感情無關的事,總能很順利的得到想要的結果。這次,卻有些擔憂。畢竟這和感情牽扯了太多的關系,複雜的千絲萬縷。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說逃避更是不現實的。現在的我,能做的似乎只有祈禱和盡壹切可能的去努力。

肩上的擔子很重,那就用靈魂和生命去負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 URL
→http://blackhoshi.blog108.fc2.com/tb.php/32-739a9fe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