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媚靈狐    08/20/2007
緣起緣生皆有因,
叁有衆生皆如夢,
此中無生亦無死,
有情人命不可得。
諸生如沫及萬物,
有情如幻亦如夢,
明如幻義萬事空。


引子
  梅靈是壹只快樂的小狐仙,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這森林裏已經壹千年。壹次因爲不小心落入獵人陷阱,被剛好路過的少年莫天所救,莫天輕拂著梅靈的狐尾,並爲他包紮好被夾子夾傷的腿。不經意間,梅靈對這位翩翩少年動了真情,從此日日守在他曾經路過的樹林邊,渴望著能與他再次邂逅。
  梅靈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再次遇見莫天竟然是在這樣的危急時刻。他爲了采摘壹簇盛開的海棠花而被毒蜘蛛刺中昏迷不醒。小狐狸心急火燎,無計可施,最後不得不逼出自己修煉千年的精元來拯救莫天,化解體內劇毒。毒散之刻,正是梅靈身形俱滅之時。突然壹滴花露落了下來,滴在莫天幹枯的嘴角,他漸漸蘇醒,醒來發現海棠依然盛開,自己依然在這裏,全然忘卻了自己已經在鬼門關前走過壹遭。
  再次目睹著嬌豔無比的海棠花,莫天愛上了這簇綻放的鮮花,並以爲是鮮花甘露救了自己。小心翼翼、誠惶誠恐中,他把海棠花移植到自己的花園,天天澆灌,吟詩作畫,愛護有加。並請丹青國手畫下海棠花最美的瞬間,精美裝幀,懸于臥室,日日欣賞。
  魂飛魄散的梅靈飄啊飄,始終在莫天周圍徘徊,不忍離去,看到莫天如此迷戀海棠,從來不曾想起過自己,小狐狸心有不甘,決心再遇莫天,再賭前緣。心懷宿願的梅靈飄至  觀音面前,祈求觀音賜予人形,讓莫天明白自己對他的愛。
  早已洞悉世間男女愛恨情仇仍心懷慈悲的觀音菩薩不忍梅靈爲情所困,壹心想度她成仙,化解這段叁世宿怨,解開這女子心中不能拂去的憂愁,于是勸道:
  “梅靈,有緣無緣,上天注定;有情無情,豈容妳爭?人間繁華若景,何必獨獨爲伊憔悴?妳若想續壹段情緣,我送妳另壹段塵緣吧。”
  梅靈淒婉哀痛,哽噎難言:“此生此情,無可替代,請菩薩賜予我再生的機會,讓我再次與他相逢。他壹定不會忘記我的,是我用千年的功力救了他,他是愛我的。我願再用叁千年的修行來證明這個事實。”
  “緣起緣生皆有因,叁有衆生皆如夢,此中無生亦無死,有情人命不可得。諸生如沫及萬物,有情如幻亦如夢,明如幻義萬事空。妳終有壹天會明白這個道理的。”觀音看著這聰明而執著的小狐狸,輕輕地歎息。
  小狐狸無比堅定地說,“請求觀音給我壹次機會,讓我了結這個心願吧。”
  觀音菩薩看著這爲情所困執迷不悟的小狐狸,微微搖了搖頭:“他不會想起妳的,幾世的輪回,花開花落,又有誰會記得千年前的壹瞬?天有天規,地有地律。既然妳想再與他相見,就是逆天而行,必須要付出代價啊。我們打個賭,我賭他不會記起妳,更不會愛上妳。若妳輸了,妳將會萬劫不複;若妳贏了,我就讓妳轉世爲人,度妳成仙。妳願意不願意?”
  梅靈爲著那壹絲渺茫的希望開心地笑了說:“請菩薩放心,我壹定會盡千年靈力讓他想起我,愛上我。如若我做不到,任由菩薩送上斬妖台……”
  觀音菩薩說:“世上有癡情之人,卻也有癡情之狐……不過妳放心,來世他還是壹個凡人。萬物善惡,自有因緣。此情此緣,皆由天定,妳若想爭,只怕是玉石俱焚。”

(壹)
  我終于又成爲壹只狐狸。想到妳溫柔的笑眸,我嘴角冷冷地浮起壹絲微笑。我要用我毒壹樣的容貌讓妳回想起前世,我要讓妳愛上我。妳欠我的,我會在這次相遇讓妳還回來,我們之間的壹切,都會在這次相遇有個了斷!相遇的渴望讓我如此向往,複仇的快感湮沒了我重生的心,是否他依然會在朵朵盛開的海棠花前流連?是否他依然會爲壹只天真的小狐狸無動于衷?
  再次成狐的我在普陀山靜修。這裏全是千奇百怪的各類小妖,他們像我壹樣修行著,也許亦是爲了那個前世使他們魂牽夢萦的人抑或是爲了心中千年不滅的夢想吧。觀音菩薩將無數如我壹樣宿怨難解的冤魂聚集于此,以爲這滿山的紫竹林可以消解心中的仇恨,以爲這滿池的蓮花可以蕩滌世間的血腥。殊不知,我想到的只有報仇,我要讓妳愛上我,縱然只是相遇的壹瞬,也可以平複我數年不解之怨啊,只爲這個理想,我願意在這裏等待幾千年。
  我專心地修行著,有時候會做噩夢,每次都驚呼著從夢中醒來,清淚濕枕,我懷念他的溫柔以及救他那壹刻的毫不猶豫。我千年的愛變成了恨,我不後悔。只要讓妳愛上我,今生我們的情緣只要有壹分,我們就互不相欠。我不惜付出巨大的代價來修得我想要的今生,即便只是爲了纖纖玉手在最美的那壹刻伸展,我在普陀山的仙石上磨砺了整整壹年,更不用說爲了那如花笑靥,我在山崖尋找易容仙草的曆盡千辛。與外表的修煉相比,內力的修煉更讓人倍受煎熬,爲了追求極致之美,我會消耗自己無數精力,會使自己更加痛苦。每每想到他將會在我面前爲我的驚豔贊歎,我會將靈力凝聚在眉心,想像著與他相擁的最後壹刻的溫暖。
  我仿佛看到他在凡世快樂地生長著,他的笑顔是我幾生幾世不會忘記的,更是無法忘記的。我想,壹次又壹次喝了孟婆湯的他,壹定完全忘卻了那只爲了他粉身碎骨的小狐狸……我想起觀音菩薩對我說,“當他看到妳的時候,他心口會有極度的痛楚,卻無法明白原因,而妳知道莫天認出妳時,眼睛裏會出現那蓬松的狐狸尾巴,然後心口劇烈疼痛……”
  普陀山的通靈草靜靜地伴隨著壹池蓮花花開花落,紫色的花朵幽幽地點綴在這與世隔絕不論寒暑的聖地,妖娆,迷濛。壹片片的花海幽靜而又從容,靜之中纖手勾魂。靜谧永遠是短暫的,縱然是壹片靜之中,我仍然會想起那奪走我愛人那叢絢爛的海棠花,我想她也許也成了凡間的姑娘,有著純潔的眸子,有著美好的人生。她跟他壹樣亦在成長,會很平凡地走完壹生,然後輪回,忘記自己前生的痛苦與罪孽。
  “萬物善惡,自有因緣”我仿佛聽見那遙遠的聲音回響,那麽震撼有力。我只是壹個妖精,壹個壹心要複仇的妖精,沒有奢望,只有仇恨……
  我年複壹年地修煉,幾千年就這樣無聲無息地過去了,幾萬年也許就是在山林裏的花開花敗中過去。追求理想的過程是幸福的,我沒想我等了千年的那壹天那麽快來到。我等到了那壹天,我正在修煉法術,我手中掌握著不斷變幻的紫色水晶。我忽然感到全身撕心裂肺的痛,宛如千年前我灰飛煙滅時那壹刹那的痛楚。我站起來了,疼痛消失了,接著我聽到了周圍群妖的驚呼。我明白自己修煉了千年了,終于,終于有了傾城的容貌與婀娜的身姿。我站起來了,楚楚動人的身姿,袅袅娜娜。我對鏡照容,我看見鏡裏的美人,柳眉粉黛,明眸皓齒,朱唇輕點,垂鬓彎轉。我輕笑,如漣漪花開;我鎖眉,似晨雨薄霧。觀音菩薩果然沒有食言,賜予我絕世容貌。狐妖姐妹們紛紛來祝賀我,哭得像淚妖似的,滴下來,在地上開了幾朵白花,若她們的修爲夠高,也許會開出碧水白蓮的幻影。壹向最照顧我的琅琊姐姐試擦著她那把日月經綸,柔聲地對我說:
  “梅,妳將要到人間,雖然妳擁有了法力與美貌,但不要被人類外表的奢華所欺騙。妳千年的修行只是爲了壹個理想,姐姐會支持妳做任何事。但是,妳的善良與純潔也許會爲妳夢想實現帶來更大的痛苦。如果恨,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愛,妳也要尊重自己內心的選擇。只是,只是千萬不要再執著于壹些不可抗拒的事,再次枉自犧牲自己啊。姐姐盼望著世間的妳過得幸福。來,姐姐把這把日月經綸送給妳,可作防身之用。”
  “前年來這裏雲遊過的壹位參佛人曾經送給我壹份‘佛緣符’,妳也帶上吧,尋得有緣人,他會幫助妳的。”
  我看到了那傳說中的日月經綸。我撫摩著它,細小塵埃擋不住它撕裂的鋒芒,周身散發著詭秘的光,隱隱約約,竟像壹個妖精美麗的容顔。我知道琅邪姐姐有比我更大的傷口,她是落妖谷狐妖族最美最有智慧的狐狸,有不可戰勝的靈力以及不願觸摸的感情。她只是在等待,等待著壹個自己也不知道結局的未來。姐姐美麗的容顔在歲月的流逝中越發靓麗,因爲心中解不開的結,她只是在修煉,修煉,等待,等待……

(二)
  長安,胡姬酒肆。
  當我離開普陀山,來到繁華喧鬧的長安,這熙熙攘攘壹度讓我迷失方向。但內心隱隱的感覺,輕輕的痛楚,讓我感受到他就在附近。我感覺到我那顆狐狸之心正在不停地跳動,壹如心底的珍藏被展示于衆的慌張。這裏有策馬奔騰疾走的劍客,來去匆匆,形如清風;有身著水羅衣的女子,系著青絲帶,長發飛揚;有站在樓上的青年男子,手持羽扇,身著白衣,笑望歌舞升平;更有紅塵歌女,倚門張望,淺斟低吟,笑望塵世繁華,沒人知道他們的笑中埋葬了多少心傷……
  我坐在胡姬酒肆裏,飲酒。怪不得琅琊姐姐曾經壹度傾迷此凡物,原來酒可以消磨人心,忘卻痛苦,夢裏可以不知身是客,醉在酒中壹晌貪歡。如果沒有他,我願意飲壹杯酒,醉倒在夢境裏,從此千年不醒……
  我起身,准備離開。
  “這位姑娘,您還沒有結帳。”身後傳了壹個渾濁的聲音。
  沒想到凡世還有“錢”此物,我壹下子蒙了。想用法術變出錢來,卻不知錢爲何樣。正猶豫間,壹陣輕狂之聲傳來。
  “不拿出錢,妳就得押在這。把妳賣了換妳的酒錢!”掌櫃的聲音更低沈了,透著隱隱邪惡。
  “是東城鳳仙樓嗎?我壹定第壹個去捧場!”周圍傳來了這樣不知好歹的聲音。我冷笑著正准備抽出日月經綸,想不到在身後傳來壹個淡定的聲音:
  “這位姑娘的酒錢我付了。”輕輕的,壹個多余的字也沒有。
  我轉過身去,看到了壹個男子,手裏搖著折扇,堅毅的臉,明亮的眼睛,闊的肩膀,目光溫柔,淡定從容,不出壹言卻散發出幽幽的魅力,似乎在哪裏見過。不禁心中暗暗壹驚,“難道這就是我要找的莫天?”
  我擡頭望了他壹眼,按下日月經綸走出胡姬酒肆。我聽見腳下細碎的風聲,有人追上來了。我笑著,想起琅琊姐姐說過的話。
  “這位姑娘,請問在下是否與妳相識過?”我又聽見剛才那個淡若清風的聲音。
  “我與妳素昧平生,又何來相識?”我的聲音有壹絲妩媚。
  “這就奇怪了,我似乎感覺與姑娘似曾相識。而且,胸口不知道爲何好難過?”
  我猛然擡起頭,正撞上他溫柔的目光。我的胸口也壹陣劇痛。莫天啊,原來宿命早就安排好了壹切,妳注定擺脫不了前生今世的債孽。我的眼裏掠過壹絲不易察覺的哀傷。接著笑道:“妳我初次相逢,此前的確不曾見過。”
  “在下莫天,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還沒敢請教姑娘芳名?”
  “姓梅,單名壹個靈字。”
  “姑娘壹個人危險,天色已晚,若不嫌棄,小挪玉步,不如到在下寒舍壹坐?”莫天試探著問。
  此生妳我雖初次相逢,卻看到妳眼底似曾熟悉的光芒,我怎麽拒絕得了妳呢?
  “勞駕了。既然公子執意,小女子亦不好推辭了。”
  我看到莫天欣喜若狂的表情。難道他愛上了我?想到這裏,我的心也開始欣喜若狂,冥冥中,我似乎看到觀音菩薩溫和的笑顔在爲我祝福。也許我會圓自己這千年的宿願吧。

(叁)
  我壹路無言,但我感覺得到心中無限的歡喜。莫天是愛我的,他沒有忘記我。我渴望的結局是這樣的嗎?莫天關心地問著我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長安有沒有親戚……我壹句也沒有聽進複查,只是體會著與他相處的溫馨,縱然是短短的壹刻,也讓我如此心醉神迷。
  東市墨憨齋字畫店。
  “麝樂,還不快給這位姑娘倒茶。”
  “天,妳回來了。這位姑娘是……”眼前的女子黛眉鳳眼,妖娆多情。貌美如花,兩條雲鬓高高盤起。如此聰明伶俐的美人給這墨香飄飄的字畫店平添幾分亮色。想不到貌似輕薄之徒的他竟然也有這樣壹番儒雅。紅袖佳人,清燈墨香。盈盈碎步之間幽幽散發出壹陣花香。她就是海棠花,憑我的明眸與靈力,我斷定。我輕笑著,心想,這海棠花了終于也出現了?這是天意還是宿命?不知她是否和我壹樣修行千年只爲與他相遇?
  “她是梅靈,借宿在這兒幾天。”莫天笑著望著我,眉目傳情。
  “哦,她是麝樂。”莫天緊接著說。
  我的心又是壹陣疼痛,現在前世的人都出現了。報應,前世的海棠花妖是那麽明豔不可方物,現在卻又先我之前已經來到莫天身邊。我輕笑著在心裏對她說:
  “呵,海棠花妖可比我早來人間,修爲不夠不怕被我殺了,連壹株小草也做不成嗎?”
  我看到她驚恐的面容變得扭曲。似乎怕珍藏的寶貝被人搶走,慌張的神色已露出對莫天感情之深。此時我的心卻沒有來時的路上的輕松,原來,有人已比我先到。
  麝樂冷冷的語言掩飾不了她內心的惶恐,勉強的壹絲笑容下擠出幾個字來:
  “讓我送客人回房吧!請跟我來,靈姑娘。” 麝樂已面露殺氣。
  墨憨齋的後院冷香館真是個幽靜的地方,柳木扶疏,暗香浮動,花兒常年不敗,茶花如人面,桃花笑春風,牡丹妖娆,菡萏詭異……誰都不知道這些花開得的慘烈與絕望,那是她們的宿命。不想汙了這滿園美景,我提議去郊外走走。

(四)
  突然,原本在前面走著的麝樂轉過身來。壹陣寒冷迎風襲來,殺氣在周圍彌漫。
  “妳不是我的對手,只要妳離開莫天,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我的話如同冰壹般寒冷。我看到了她輕蔑的神情,在她心裏翻江倒海地洶湧著的也許是對莫天的壹片深情吧。她的眼裏堅定中掠過壹絲哀怨,“我不會讓妳傷害他的,他是愛我的。”
  “他愛妳?海棠啊海棠,不過是壹滴花露的際遇讓妳們兩世在壹起,妳還不滿足?”
  “上天讓我們在壹起,有緣就會相遇,花露正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呢。”她柔聲地說,似乎在回憶著相遇的瞬間,含情脈脈中竟有別樣壹番風情。
  “不必多說,既然來了,就看到底誰有本事留下來吧。”話音未落,我已撥出了日月經綸,月光皎潔,刀光熠熠之間仿佛看到了姐姐的容顔,姐姐的話在我耳邊響起,“姐姐盼望著世間的妳過得幸福。”殺了她我就可以和莫天在壹起了,我就會找到我的幸福了。
  壹念即發,日月經綸已經劈向了花妖,花妖的身形迅捷地飄向壹邊,白衣飄飄的長袖絲絲卷卷向我襲來,險些要纏住我握住日月經綸的手。我迅速地揮動著我的刀,只見得壹陣陣光影掠過,麝樂的衣袂靈動之間竟如鋼鐵壹般鋒利,突然劃過我的肩……柔弱只是她的表象,這壹招的功力絕不是千年可修來的!
  我提高了警,那白衣長裾已使我眼花缭亂,壹陣眩暈。倒吸壹口氣,我立住陣腳,迷離之間,我漸漸看出了壹絲破綻:手起手落之間,水袖將起之時,空門立現。我抓住時機,攻其不備, 穩住陣局。
  意識到我們沒有回房的莫天,追趕到長安郊外,看到鬥得難舍難分的兩個女人,不禁嚇得驚叫起來。面對突然出現的莫天,麝樂不小心分神,我開始占了上風,她開始步步後退,單純的莫天並不知道這兩個女人爲何而戰,壹心想阻止我們。
  “不要!”
  我轉過身,看到狂奔中的莫天,他的長袍長發在空中飄舞,好象天邊的雲卷雲舒。我的眼前出現了壹只小狐狸,那千年前的我,無憂無慮,翩跹在森林裏。莫天,壹切皆有定數,何苦強求?
  殊不知,妖之爭鬥又豈是凡人可擋?兩邊各顯身手之時,周圍已是生靈皆受侵害,日月經綸所到之處,巨石俱裂,花妖裙裾所觸,草木不生。突然間梅靈向麝樂發出壹招“氣壓解語”,麝樂回擊閃躲之下,全部力量擊在旁邊壹塊巨石上,眼看石頭就要傾在莫天頭上,麝樂推開莫天,我的這招排山倒海十成的功力已拍向這飛來的石頭,即便擋了壹下,也足以讓她魂歸天際。莫天飛奔上前,緊緊抱住愛人,此時的麝樂已經奄奄壹息,氣若遊絲。莫天用那純潔與無辜的眼神凝望著我,似乎在質問我,這壹切到底是爲什麽?
  目眸善睐,顧盼生輝的我卻黯然無語,我無法面對莫天的質問,我無法解釋現在的壹切,亦無法向他表明這壹次的相遇其實是我千年的修行換來的……更讓我無法言說的是,奄奄壹息的麝樂。
  悲痛欲絕的莫天,跪在地上,摟她在懷中,嘶聲力竭地呼喚著懷中的麝樂,他看我目光中已沒有壹絲溫情,只有後悔,只有絕望。我看到他低下頭,黯然的表情。我的眼淚積蓄了千年,終于潸然而下。看著他不顧壹切,想救活海棠,那聲聲呼喚佛亦悲淒。看著海棠的生命越走越遠,莫天突然大吼壹起,“神啊,救救我吧,我願意壹命換壹命,以自己的性命來換取麝樂的不死!”
  麝樂倒在了他的懷中,莫天緊緊地抱住了這曾與他相依相伴花妖。顫抖的手止不住正流淌的鮮血,悲痛的哭喊喚不回氣若遊絲麝樂,突然莫天停止了呼喚,目光轉向我,緩緩地,他放下麝樂,輕輕地向我走來。那目光裏噴出憤怒的火焰,以前似曾出現過的溫柔與憐惜蕩然無存,滿眼的悲痛與仇恨讓我不由得後退了兩步。這就是我發誓要讓他愛上我的莫天?這就是我莫天?壹種悲涼之霧遍被樹林,這裏沒有愛我的莫天,也沒有我叁千年的追尋,難道這真的是天意?
  聽著他對生命的宣言,壹記壹記打在我流血的心上,我殺了他又能怎樣?我能讓他愛上我嗎?月夜漸漸隱去,日月經綸的光輝卻仍然閃閃。日月經綸過處,血蔓延開來,噴灑的血讓我想起修煉成形時綻放的血花和千年前消失的痛楚。那場面我突然覺得好熟悉,是的,幾千年前,我也曾如此絕望過,直至我灰飛煙滅。突然姐姐的話又在我耳邊回響:“只是,只是千萬不要再執著于壹些不可抗拒的事,再次枉自犧牲自己啊。”
  此刻的我已經失去的思想,壹種對世事的絕望籠罩在我的心頭。看著自己所愛的人爲了海棠不惜犧牲自己,梅靈感到徹底的失敗,自己所追求的壹切不過是壹個幻影,千年的期待最終不過是壹場空,也許緣起緣生皆有因,壹切都是命啊。
  我突然發現自己永遠都殺不了他。因爲命中注定,從他救我那壹刻起,我就愛上了他。不論今生今世,不論來生來世,我終將爲他付出壹切。觀音菩薩說的不錯,我,壹個單純的小狐狸,永遠殺不了自己愛了幾千年的人……我的淚在這裏凝結成了冰。我的寒意無法消釋,莫天,難道這就是我叁千年的追尋?難道這就是愛妳的結局?
  緣起緣生皆有因,叁有衆生皆如夢,此中無生亦無死,有情人命不可得。諸生如沫及萬物,有情如幻亦如夢,明如幻義萬事空。
  意冷心灰的我,已放棄了所有的夢想。這叁千年,我就是爲他而存在,現在這個存在還有什麽意義?叁千年的修爲,換得與他相遇不過是壹個空啊。絕望之際,已不想再生。千年精元,我已無用。輕輕地,我跪在了這個我親手殺掉的海棠花旁,將靈力集聚于手心,按在她的胸口,海棠似乎緩緩地有了呼吸。我挪到莫天身邊,緊緊地抱住了他,吻了這我夢想了叁千年的愛人,淚珠兒不停地滑落,腳下蕩開了壹地的碧水白蓮。莫天也緊緊擁我入懷,我解下姐姐送給我的“佛緣符”,放在了莫天的手中,只要他不抛棄這個“佛緣符”,他就會千年不老。我沒有對他說,也許這是我最後壹點點的自私吧,只要有他在身邊,只要曾經有壹丁點的存在,只要……失去靈力的我,漸漸飄散,星星點點開始透過厚厚的去層散發出點點的光芒,我漸漸消失……
  消逝的瞬間,千年的精元散發出耀眼的光芒,茫茫的夜空變得光彩奪目,照耀了這對在地上相依的情侶。
  “我想,怪不得我看到妳的時候,心口劇烈疼痛。現在,我終于想起了,想起了我,我的前世。妳就是那只爲救我而死的小狐狸。是我對不起妳……靈。”
  他緊緊追尋著那個飄散的光球,在樹林裏奔跑,“梅靈、梅靈……”直到精疲力盡地倒在地上。
  我不會再與妳相遇,每壹次的相遇都讓我如此魂飛魄散,難道我真的是我欠妳幾世的情嗎?我消失了,永遠不會再回來。
  今生,我有了絕世容顔,我以爲他不會再棄我不顧了。叁千年的修行,還是得不到他的愛,修行又有什麽用?天際的溫暖才是我永遠的相依?難道我又壹次枉自執著于違天逆意的事?

(五)
  “梅靈,妳忘記了我們的賭局了嗎?”我聽見那遙遠的聲音飄來。壹道金光射來,我看見觀音菩薩從天外飄來。
  “梅靈無法舍下‘情’字,請觀音菩薩懲罰……”我望著莫天,眼淚濕襟。
  觀音菩薩歎氣:“經曆了萬年輪回,還沒有使妳們明白嗎?”
  我用最後壹絲力量凝望著帶給我理想與信念的人,飄散的瞬間我竟然有壹種解脫的快感。
  天宮,斬妖台。
  “梅靈,隨我去斬妖台。願賭服輸,妳輸了。妳乃壹介小妖,何以鬥得過天庭與命運?”我看見壹道亮光向我射來,我感覺身體在融化。莫天,對不起,……我殺不了妳,我只有到天庭接受我自己的命運。
  我順著觀音菩薩的目光望去,周圍的景物全是冰封雪凍壹般,迷迷濛濛全是晶瑩的雪霧。我看見誅妖仙童,他的表情冷峻得如同堅固的千年寒冰,甩開如雲的長袖。衆仙的長袍在風裏翻飛不息,飒飒作響。
  我笑了,笑得那麽無助,那麽絕望,我的笑像漣漪徐徐蕩漾開去,貌似天人,傾國傾城。
  轉瞬,淚如絲綿的裂錦撒下來,卻像霧氣般消失,輕煙袅繞。
  我感到胸口壹陣劇痛,色的血液從我嘴角汩汩流下了,還有的我洶湧的絕望……透過迷迷茫茫,我似乎望到了莫天的臉,潸然淚下。
  我的生命已經到了終結,我注定要爲莫天涅槃,這是宿命,我,壹個小妖無法抗拒的宿命。兩世宿怨敵不過壹個“情”字。我還是殺不了他。
  浮生若夢,過眼雲煙,無情何歡?今生今世,即便四世輪回,情何以堪?
  我的身體在融化。斬妖台。千千萬萬的妖就是在這裏喪生,永遠不得轉世,又有多少份情緣緣盡于此?這瓊枝玉樹是多少破碎的玲珑心所化?這九重天宮又彌漫著多少不屈的冤魂?我的靈力即使再修煉幾千年,亦無法再爲人形了。即便是再成人形,我又去哪裏尋找我的最愛?我又去與誰相偎相依?不忍離去的我此刻竟然沒有壹絲眷戀,壹如暮秋的黃葉失去對陽光的依戀。
  好冷,我不知道死的時候,竟是那麽寒冷,那麽蒼涼如同冰天雪地的白雪皚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 URL
→http://blackhoshi.blog108.fc2.com/tb.php/31-237ef29f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