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天国    07/28/2007
擡起頭,看已經沒了藍色的天空。
伸出手,沿著雲的邊緣勾畫夢的軌迹。
告訴我,那裏就是天國嗎?
告訴我,那裏就是天國。

“鷹,又在看雲了嗎?”
“啊?才、才沒有呢。”

嘟起嘴,不情願的收回捧著白色雲朵的雙手。真不明白爲什麽,每次這樣對著雲發呆的時候,身後的這個家夥總會算准了時間似的出現。好不容易勾畫出的輪廓,又壹次被他的到來打破。
轉過身,狠狠的瞪過去。又是這樣,那張欠扁的笑臉,無論什麽時候都讓人覺得刺眼。就算自認爲比陽光還要燦爛,也犯不著特地到我這個陰暗的家夥面前耀吧。果然,人都是壹樣的。
用力的踩在水泥台階上,我決定用最短的時間和最快的速度遠離麻煩。壹步,兩步,叁步……擦身而過吧,然後讓這個可惡的生物徹底消失在我眼前。

“喂,妳幹嗎?”
“人家只是想找妳壹起去玩嘛,小、鷹、鷹。”

雞皮疙瘩在0.001秒內爬滿全身,這讓我忍不住使勁的抖了抖身體。斜過眼看向自己的右邊,187CM的身高,耳根長度的短發,欠扁的笑容。視線下移,有喉結,繼續下移,沒有胸部。鑒定完畢,我沒看錯人,這家夥確實是男人。
我想,這種情況已經不能用我的常識去理解了。如此肉麻的話,想來也只有精神病或變態之流的男人才會這麽輕而易舉的說出來。那麽,現在我是不是應該拿出手機,好心的撥打120,爲文明世界清除又壹個已經變質的殘次品。

“就這麽決定了,我們去玩吧。”
“喂!我說……喂,我都沒同意妳就拉著我走,這算什麽?!”

決定拿出手機的壹秒,手臂就被拉住。接著,連帶整個人都不受控制的被拽向樓下。很奇妙的是,這壹瞬間我考慮的不是怎樣掙紮脫困,而是後悔今天爲什麽沒有穿金屬尖跟的高跟鞋。要知道,那東西在緊急時刻可是備用武器。最起碼,能讓現在拖著我走個不停的家夥抱著他的腳哀號半天。可惜,想法始終只是想法。就好比我不能要求時間倒退回我出門前穿鞋時的那壹幕,所以現在的我,依舊穿著連殺傷力都談不上的帆布休閑鞋。
認命的加快腳步,免的自己被什麽不明障礙物絆到,在這人來人往的大街摔個五體投地。雖然現在接近過年,但無論怎麽說也還有兩個月的差距。好吧,我承認現在身爲主角的兩人姿勢很是詭異,但不管怎樣,讓我在路人們奇怪的眼光中保留些微小的自尊吧。

“認命了?”
“是……所以妳快給我松手!”
“小鷹鷹今天火氣真大。”
“到底是誰害的啊……”

先人說過,無論什麽時候都要保持理智。沖動是魔鬼,理智才是處理問題的最好方法。不過,到底是哪個混蛋先人說出這種不負責任的話來的?碰上這種明顯不屬于正常人範疇和常識內的生物,怎麽可能會有人類能夠保持理智和冷靜?
昵稱鷹,蘿莉的年紀禦姐的性格。此時此刻,最大的夢想就是讓自己兩眼壹閉兩腿壹伸,遠離這個已經無法用常識來解釋的世界。只可惜,我現在依舊爲了看路而睜大著雙眼,也依舊看的到身邊那只已經不能用人類常識解釋的生物。

“到了,可愛的小鷹鷹。”
“跟妳說過多少次……到了?”
“嗯,歡迎來到天國。”

我想,這瞬間的我壹定已經喪失了語言能力。或者說,是那只該死的生物害我忘了怎樣用語言表達自己的心情。這只是壹座再普通不過的房子,哪裏算什麽天國。就算是騙我,也找個好點的理由吧。原本,是應該這樣罵過去的。只是那圍繞著房子的,堆成雲朵的滿天星們,讓我除了呆呆的看著著座被白色籠罩的房子,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
很簡單的,從心底裏傳出壹個聲音。看吧,這裏就是妳想要的天國。這裏,不再有煩惱,不再有痛苦,不再有血腥,不再有任何讓妳傷心流淚的事。像暗示壹樣,催促著我,壹步步走上被滿天星環繞的台階。伸出手,閉上眼,推開門。

然後,我就真的見到了。
天使。

“歡迎回家,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 URL
→http://blackhoshi.blog108.fc2.com/tb.php/23-e0d0ffc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