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永恒的寂靜    10/31/2007
妳說,我在哪裏?
妳說,我是什麽?
妳說,爲什麽...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默默的,靜悄悄的,寂靜的。壹點點把米飯送入口中,依舊是怎樣咀嚼都感受不到的甜味。他們在聊天,很熱鬧,或者應該說嘈雜?看,他們多高興。妳說,這就是家人。原來這就是家人,他們就是壹家人吧。可是,爲什麽我會坐在這裏?明明那麽不般配,那麽沒有存在感。壹定是什麽地方出錯了,壹定是這樣的。告訴我,究竟這壹切,怎麽了。
我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自己的理智,壹點壹點消散。我能夠感覺到,弦又要斷了。爲什麽會變成這樣,明明...已經那麽努力接好過的弦。想大聲尖叫,想大哭壹場,想自殘,想不停的汲取尼古丁。可是現在的我,什麽都做不到。除了安靜的坐著,安靜的,安靜的,安靜的...
把壹切關于未來的事設想的很美好,但真正需要去面對時才發覺,除了逃避現實,什麽都做不到。不想出門,不想見人,不想觸碰任何這個世界上發生過的,現實中的事情。我願自己生活在繭裏,再看不到,再聽不到。突然羨慕起值得同情的殘疾人,再沒有光再沒有聲響的寂靜暗,才會是我的歸屬。
如果有壹天,我停止了呼吸,喪失了身體的活動能力。我會靜靜躺在地面之下,聽大地吟詩,聽蟲兒細語,微笑著聽草木的根講述曾經的陽光。或者,徘徊在對過去的記憶之中,以旁觀者的旁觀者,靜靜的看時間之輪回轉。

不需要安慰,不需要陪伴。
不需要發泄,不需要改變。
我只想要,永恒的寂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現實    10/27/2007
從以前就很明白,生活無論怎樣,終會歸于現實。在朋友們的評價之中,也確實活的很現實,看的很現實。或者說,被現實掩埋的看不到自我。告訴自己,無論經曆怎樣的事,都要咬著牙繼續綻放笑容。告訴自己,無論怎樣傷心難過,都要把失望埋在心的最深處。
已經不願去傾訴什麽,誰叫那些願意傾聽的人們早已遠離。未必是人和人之間的距離,也未必是心之間的距離。只是冥冥之中,無法用言語表達的,無法用感覺形容的,可怕的距離感。正是因爲如此,才會有太多人放棄語言,放棄哭泣的權利。或許總有壹天,我也將成爲他們中的壹員。
許久不曾寫些什麽,用唯美而純淨的文字表達內心的感觸。也不是什麽說得出口的理由,只是再單純不過的,不知道究竟自己能夠寫些什麽,表達些什麽。這樣的我,對誰來說都是再合適不過的存在。不再狂傲,不再主動,只是靜靜的,靜靜的,守著盡存的尊嚴,消磨剩余的生命。
當失望累積,當時間停止。
請不要,再讓我...
空洞    10/22/2007
日子過的很頹廢,每天重複著一模一樣的生活,找不到北。新的一天來臨之前鑽進被子蜷縮起來逼自己睡著,每天清晨被各種噪音鬧醒。連時間都一樣,日複一日。小鬼依舊很煩人,每天必不可少的尖叫和連吃飯都安靜不下來的廢話,還有偶爾一次的非專業小提琴,足以把任何可以稱之為人類的生物耐心磨的一絲不剩。樓下開始裝修,很完美的占據了白天中小鬼不在的一切時間。從一大早一直到天收工,幾乎沒怎麼停過的電鑽和敲擊聲,讓我在一天內體驗了無數次地震的感覺。科學證明,長期處於噪音環境中會導緻心情煩躁、記憶力減退及失眠。事實證明,科學總是對的。
抑鬱症持續著,自前些日子發作以來,沒見到絲毫好轉的現象。覺得所有事情都是那麼的令人厭惡,所有人總有著這樣那樣的理由來讓我痛苦。或許是一種偏執的表現,或許,隻是看事情的角度發生了些許變化。上帝才會知道,這究竟是對還是錯。
白天總是困的害,時不時打幾個哈欠,在無盡的裝修聲中都有想就這樣睡過去的沖動。失眠果然是個很討厭的事情,無論從心理還是生理的角度去看。坐在窗台發呆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連遠處橋上每天晚上會開過多少輛汽車都數的一清二楚。偶爾想著看看電視調節情緒,可從一到一百,85%以上的節目總會在1點多時在節目預告上顯示“結束”這兩個讓人惱火的字。那就坐著想事情吧,從自己出生想到現在,然後從現在回憶到自己出生。二十年不到的時間,哪有那麼多事情可想?就算想到回憶到,終究也不過是些不想去揭露出來的傷疤罷了。既然如此,就暢想未來吧。想自己什麼時候會死去,想自己會以什麼方法死去。從割腕到跳樓,應有盡有。如果可以出版,或許我已經能寫一本自殺大全了,笑。
廢話很多,真正有意義的很少。果然,最近連大腦都開始空洞了嗎?
旁觀者    10/12/2007
覺得自己和世界有些脫節了,很嚴重的。整日躲在房間中,對著電腦除了偶爾的WOW就是看小說,連Q都只固定聯系那麽三四個人而已。WOW不愛組隊,總覺得那是種很討厭的負擔。TS也不愛上了,完全沒了當年玩遊戲時那種活潑的勁頭。不想理人,不想見人,討厭陽光,愛上寂靜。總幻想著自己能結成壹個大大的繭,躲在那個小小的世界裏,永遠不要出來。煩惱的事,痛苦的事,全都被隔絕在繭的外面。至于那些往往會帶來煩惱和痛苦,卻又怎樣都無法放下的人們。或許,時間久了自然就會淡忘吧。無論對他們,無論對我。
小鱿魚說自己戀愛了,小鱿魚說自己很幸福,小鱿魚說讓我好好活著。看到這些話,除了笑我還能做些什麽?心早已麻木,不是可以溫暖的冰冷,是最純粹的喪失感官。親情,友情,愛情。無論什麽,終究只是生命中劃過的壹道軌迹,改變不了什麽,溫暖不了什麽。如果那些感情真的能夠改變壹切,創造所謂的奇迹,那爲何現在的我,還要繼續站在泥沼之中看著自己壹點點下陷。
其實很簡單,並沒有在責怪什麽人,也並沒有在責怪什麽事。發生過的事已經發生了,沒有發生的事總有壹天會來到眼前。無論做什麽,那都是命運的引導。既然如此,又哪來的扭轉命運。說到底,因果輪回命中注定,不過是早就決定了的事。
很多事,很多想法,不可能用言語和行爲表達清楚。太過理智,太過細微的觀察和分析力,有時也不錯是種再痛苦不過的負擔。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只願,終有壹天,我能夠真正的成爲當局者。
習慣    10/07/2007
冒著台風沖出去拿被遺忘了的中藥,冰冷的雨水澆在身上,浸濕了雨傘擋不住的褲腿。那時,心裏很冷。只希望,無論怎樣都行,離開這裏,離開這些人。現在已經不會用自己和壹些無聊的東西比較,答案永遠是顯而易見的。始終,我只是被遺忘在角落中的那個人罷了。
行屍走肉的走在雨裏,用冷的有點僵硬的右手緊緊抓著被風掀翻無數次的雨傘。很是無力,心髒很痛,腳很痛,手很痛。究竟,還有什麽地方,是不曾疼痛過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有許多人說過,我是需要人疼愛的。同樣也有許多人說過,我是讓人不知該如何疼愛的。最初,爲會這樣的話語心痛。漸漸的,漸漸的。已經變成了再也沒有觸感的麻木,越來越深,越來越深。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我累了,我倦了。別逼我,請不要再逼我。
寫什麽?寫廢話。    10/05/2007
突然的,情緒低落到對什麽事都提不起勁來。吃飯、睡覺、洗澡、睡覺。呆坐在窗台上,看路燈映在河面上的昏黃。好累,好累,好累,好累,好累……
回來的路上,壹直在碎碎念壹般自言自語著。死了算了,死了算了。憑什麽要面對這樣討厭的世界,憑什麽要面對這樣討厭的人們。不要改變了,成熟什麽的,懂事什麽的。反正無論怎樣奮力去追逐,時間也還是停留在那個點上,從沒走動過壹分壹秒。既然如此,幹嗎還逼著自己去適應這個壹點價值都沒有的世界。
我承認,我承認,我什麽都承認。長不大,不懂事,任性,脾氣爛,喜歡給人添麻煩。那又如何?那又如何?我明明已經努力過了,可每次我睜開眼時,世界總會突然的變成另壹個顔色,另壹個版本。我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什麽都做不到,什麽都做不了。憑什麽,任何人都有權利逃避,我就沒有。
死了算了,幹脆利落,壹了白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