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幻想    09/10/2007
蘇州歸來,左手打上了厚重的夾板,行動很是不方便,連洗澡都成了麻煩事。4天的中藥把哮喘調養的稍微好了些,只可惜回來後只用了半天就讓我重回到死命咳嗽的狀態。莫名其妙的有些無奈,有些難過,有些寂寞。或許,只因爲母親身邊的日子太過簡單幸福。
坐在電腦前,呆呆的看著電腦屏幕,撐著又開始發燒的身體,等熱水器把冰冷的自來水燒到可以洗澡的溫度。母親煎好的中藥放在桌上,冰冷的,卻看起來那麽溫暖。突然很想念她,僅僅半天的時間,就仿佛到了另壹個世界,寒冷的讓人無法喘息。想回到她身邊,想扔掉那些壓著自己的責任。只可惜,那些想法始終是不現實的。虛幻到幾乎永遠不可能實現的想法,就連繼續保留著,都成了壹種痛苦。
好累,真的好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廢話    09/03/2007
有時候,覺得自己也不過是個孩子。長不大的,愛撒嬌的小鬼。當然那始終只是壹閃而過的念頭,笑壹下就能消失的無影無蹤。記得從很久以前開始,就聽無數人說長大是壹種痛苦,現在真切的感受到了,越來越多的痛苦。理智變多了,心思變成熟了,連心機都變的多起來。開始在重要的人面前裝出高興的樣子,開始學著不任性,開始學會把所有的事埋在心裏。突然有壹天,真正醒悟過來,原來這就是所謂的長大。不再有權利撒嬌,不再有權利漠視周圍人的感受。真是忍不住苦笑,原來自己在不知什麽時候,已經這麽清楚人情冷暖了。有些可悲的感覺,這無奈的世界。
今天依舊在下雨,淅淅瀝瀝。坐在冰冷的大理石窗台上,看著窗外,感覺著雨透過空氣,深深的滲進骨子裏。或許那瞬間的自己,是真實的在寂寞著的。那種,溺滿靈魂的寂寞。
就這樣,連擡手打字的力氣都沒了。徹底放棄無意義的宣泄行爲,受著吧受著吧。
鋼化玻璃,我恨妳    09/02/2007
人這東西,倒黴起來真的是喝冷水都能給妳華麗的把牙縫塞住。只是去浴室開下熱水器,很順便的輕輕碰了下淋浴房的門。該死的超大塊鋼化玻璃就這麽給我,完全的砸了下來。雖說是碎成壹小塊壹小塊的,但邊緣該鋒利的地方壹點都沒變少啊XD。手指劃破N處,脖子後面估計留了不少細小的傷口,連帶可憐的腳也又壹次被劃傷了。第N次在家裏的“醫藥箱”裏尋找OK繃失敗後,無奈的我沖了個不知道算熱還是算冷的澡。冰冷的晚飯後,竟然又在頭發裏發現了玻璃渣的殘骸。
真是受夠了受夠了。只管表面不管內在的裝修商,狠狠的打擾到我內傷的農民們,還有這些天莫名其妙弄到的那些個傷口和倒黴事。農曆七月鬼節之後,倒黴的事簡直是壹件連著壹件出現。好吧,我信基督的來著,不提鬼神之類的無聊事。但是...倒黴也給我有點限度好不好XD。
疲憊    09/01/2007
累的身心疲憊,想著自己究竟是什麽人,想著自己究竟身在何方。每個清晨睜開雙眼,都錯以爲這世界不是真實存在的。雙手放在鍵盤上,總想著寫些什麽,發泄心中的壓抑。直到真的移動手指時,才發覺自己真的什麽都想不到,什麽都寫不出。
關節酸疼的無法用語言形容,心髒傳來的窒息般疼痛,竟讓我忍不住扯起嘴角露出笑容。或許壹生就該如此度過,或許壹生就只能如此度過。或許,應該更簡單的結束生活。
無論身邊站著些什麽人,無論擦身而過的是些什麽人。都有種連哭泣都無力的感覺,始終只有自己,站在雨中。比起幾年前,已經徹底的愛上了淋著雨的感覺。仿佛能聽到靈魂的聲音,喃喃的吟唱著只有自己能聽懂的詩歌。那瞬間,似乎真的能連心底深處的色都洗淨。
暗示似的告訴自己,最起碼還有谷現在依舊站在自己身邊。不理睬任何不好的可能性,壹味的自我暗示。壹定壹定,會陪伴著。因爲牽絆,因爲牽絆。
死黨?呵.    09/01/2007
近壹年多來突然明白了些事,死黨這東西,真的只能在不觸及現實生活的狀態下存在。七年多的兄弟,從無話不說變成了說任何話都要考慮清楚。這種不知該說是成長還是後退的改變,讓人哭笑不得。
回過頭看這些年走過的路,發覺身邊所謂的死黨們壹點點的變質。漸漸的,連究竟還能不能說是朋友,都開始質疑起來。那些曾經無話不說的感覺,那些曾經不需要言語就能互相理解的默契,究竟都去了什麽地方。說不清,或許永遠都沒辦法再說清楚了吧。
時間壹點點的在流動,人壹點點的再長大。卻不知爲何,越來越寂寞,越來越發覺...身邊,壹個人都沒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