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杂想    08/27/2007
奔波了好些天,像殺殺說的那樣,忙著安頓那“壹大家子人”。感覺這幾天過的很快,又像是過的很慢。事情多的讓人喘不過氣,花了壹夏天積攢的精力,繞著城市奔波了壹圈又壹圈。原本小麥色的皮膚被曬成了巧克力色,和某個白的不正常的家夥站在壹起,自尊心自信心能在0.001秒內跌進深淵。
看了小白的BLOG,其實對于這個相處了N年的朋友,心裏壹直有些說不出的愧疚。當初也是自己的任性,才離開了這些重要的朋友身邊,固執的去了那個遙遠的城市。現在想來,竟有些連後悔都說不出口。小白在傷感,對于谷的離開。我是沒辦法理解他的那種愧疚和自責的,谷說那次促使他離開北京的面試就是小白安排的。可不知爲什麽,心裏總有些覺得,他離開北京的原因始終是我。比起小白的愧疚,我心裏的壓抑感怎麽也沒辦法用語言形容。或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責任,或許...
老開玩笑說,自己有心想事成的本事,和感情無關的事,總能很順利的得到想要的結果。這次,卻有些擔憂。畢竟這和感情牽扯了太多的關系,複雜的千絲萬縷。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說逃避更是不現實的。現在的我,能做的似乎只有祈禱和盡壹切可能的去努力。

肩上的擔子很重,那就用靈魂和生命去負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媚靈狐    08/20/2007
緣起緣生皆有因,
叁有衆生皆如夢,
此中無生亦無死,
有情人命不可得。
諸生如沫及萬物,
有情如幻亦如夢,
明如幻義萬事空。

続きを読む

聽雪    08/20/2007
不知不覺的,從北京歸來已經11天了。半個月不到的時間,卻仿佛過了壹個世紀般的遙遠。半個月前發生了似乎能改變壹生的事,也許,只是似乎而已。莫名其妙的有些無奈,有些不知所措。口中說著無論什麽,只要到了現實之中,總有解決的辦法。心的某個地方,卻始終被迷茫所覆蓋著,找不到方向。後天,將迎來類似人生轉折的時刻。心情是沒辦法用文字形容的,許多許多,夾雜在壹起。被責任感壓的有些喘不過氣,被現實的無奈逼的有些沒有退路。但盡管如此,會努力,無論如何。
下午難得的見到了萬年隱身的雷叔,聊起了壹年多九個月前的那些經曆。壹如既往的像當年的貓貓壹樣撒嬌耍著,那瞬間才發現自己竟然變了這麽多。聽著彼此感慨已經許久不曾再感受當年的快樂,談笑著說以後壹定還要找回朋友們壹起進軍壹個好遊戲。心底,突然被悲傷彌漫。僅僅壹年半多的時間,就已經足夠將人改變如此之多了嗎?當年那個駕駛著機甲無所畏懼的雷叔,喃喃的說著現實中的不平與憤慨,竟讓我有這不是他的錯覺。如今,連KY最強的機甲隊隊長,都只是壹個爲了錢和前途無奈著的平常人。
被寶貝拉去玩大話3,很讓我無力的壹個遊戲。回合制,完全不能用好形容的畫面,連帶遊戲內容都不是我所喜歡的類型。去玩的理由很簡單,只是單純的喜歡媚靈狐那個角色罷了。用了半個多小時看完所有女性角色的背景故事後,被她的恨折服。不是單純的,爲情所困甘願付出壹切的女子。哪怕是最愛的人,也會有憎恨他的那壹天。無關情,無關愛,只是最純粹的恨,最純粹的怨。故事的最後,她被推上了斬妖台,沒有留下壹絲眷戀。只希望我所扮演的媚靈狐聽雪,能延續她的靈魂,在蒼涼如冰的世界中,尋找到壹絲屬于自己的眷戀。

PS:明日後日蘇州之行,願壹切順利。
晴天    08/17/2007
喜歡坐在草地上,擡著頭呆呆的看著蔚藍的天空。什麽都不做,什麽都不想,就這麽靜靜的感受風從耳邊撫過,就這麽悄悄的聽著時間點點滴滴滑過。就算經常喃喃的說著不知道什麽是幸福,在這壹刻也能微笑著自言自語,我是最快樂的。
喜歡找個不太熱也不太冷的地方,抱著壹瓶牛奶午睡壹整個下午。可以隨意的縮成壹團,可以懶懶的學著小貓叫著伸懶腰。醒了能揉揉眼睛繼續午睡,渴了能小口小口的喝牛奶然後露出幸福的笑容。重要的人會陪在身邊,輕輕柔柔的細語著,或許根本連主題都沒有,就只是那些簡單而又純粹的話語。
喜歡高興的時候有人陪著,難過的時候有人陪著。不害怕寂寞,也不害怕孤單,只是喜歡不起來那樣討厭的感覺。只是有的時候,在人群裏都依舊覺得自己是壹個人。明明身邊有人在了,爲什麽還是寂寞孤單呢?爲什麽呢,爲什麽呢。
想太多也沒有用,做太多也沒有用。那還是靜靜的順著路走吧,無論哪,終究會有結束的壹天。想著會好的會好的,哼著歌壹直慢慢的走下去。
妳看,天還是藍的。
妳看,雲還是白的。
所以呀,會好的壹定會好的。
一蹶不振    08/15/2007
華麗麗的被打擊到體無完膚...算是傳說中的壹蹶不振吧?
莫名其妙的對話風...莫名其妙的對話風...
好吧,我承認我小心眼。所以,我就這麽被華麗的擊倒了XD。
嗚...封筆,以後再也不寫文了。
沉寂    08/13/2007
喃喃的對著天空自語,喃喃的聽著耳邊的鈴聲。
那瞬間,仿佛整個世界再不存在。
那瞬間,仿佛壹切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手中的水晶落地,淅淅瀝瀝。
順著指尖滴下的紅色,點點滴滴。

続きを読む

半夜的碎碎念    08/13/2007
壹次北京旅行,讓自己覺得仿佛過了壹個世紀。回到熟悉的家鄉後,莫名其妙的感覺到似乎什麽都變了。周圍的環境周圍的人,甚至還有自己的心情。去北京之前PINK的想著回來後要把照片都放到網上,回來後卻連看照片的勇氣都沒了。說實話真的很想給自己幾巴掌,淋壹身冷水讓自己冷靜下。沒完沒了的勾畫著所有的可能性,然後把自己逼上絕路。我啊我,也就這麽點本事了。
搬了家換了新環境,壹點喜的心情都沒。反倒因爲新家裏接連不斷的小麻煩,被折騰的身心疲憊。最直接的後果就是現在壹聽到家裏人叫我,就開始反射性的問“又哪壞了”。想著這些事情解決完,我估計半條命都得搭出去。無奈啊無奈,這時候除了歎氣還能做什麽?抱怨?抱歉,沒資格。
從以前開始就老想著能回到過去,回到出生的時候,回到8年前,回到15歲,回到壹個月前。事實證明,這些東西無論我奢望多少次祈禱多少回,都是永遠沒辦法實現的。這時候難道能哀怨的看著天碎碎念上帝太不是個東西?不可能的事還是別想那麽多的好,免的郁悶了半天發現自己根本就是在白忙活。很是頭疼,太多的事逃避不了卻也面對不了。既然如此就騙自己,什麽都沒發生,什麽都沒發生。
突然不知道以後的路要怎麽走...太多話想說,太多事要想。糾纏在壹起,零零散散的,整理不出壹絲頭緒。每個夜晚閉上眼睛的那壹瞬間,都沒辦法想象第二天的路在哪。

寫不下去了,于是就此擱筆。
搬家記實    08/10/2007
昨日回歸,折騰了壹整天後,可憐的我終于在9點多癱瘓在床上,被周公裹上草席就地掩埋了。XD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只是我在又壹次折騰了壹上午之後的廢柴言語。要說這次的折騰,和昨天的布網線比起來,那簡直不是壹個層次上的。
淩晨(?!)6點,睡到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的我被拎起床。接著,就是掃蕩似的收拾時間。能拆的能拿的能搬的能抱的,統統塞進大到不像話的麻袋裏,由無比健壯的民工大叔們扛到樓下,嘿咻嘿咻的搬到新房子裏。清晨7點時,睡眼朦胧的我就已經站在老房子的樓下,左手拎著個包,右手扛著壹個1.5M的巨熊,用呆滯的眼神近乎智障的看著天。當然悠閑的發呆沒持續多久,2分鍾後的我,就變成了嘿咻嘿咻騎著沒了氣的自行車神遊著趕路的狀態了。壹邊騎壹邊神遊,那時候的我還在感慨今天天氣真好雲真漂亮天真藍,接著就感慨到似乎忘了把數碼相機的充電器帶回來。打住打住,這種麻煩的事就讓它沈沒吧,抱著石頭跳進馬裏亞納海溝永遠不要浮起來。
幾個小時後的現在,吹著空調打著電話聊著Q的我,覺得能這樣活著就是壹種幸福了。雖然還沒有吃飯餓的胃疼,雖然累的癱軟在電腦前...但是,爲什麽我那麽郁悶啊XD。
中途停電N次,電腦跳了N次。本來數千的日志就這麽...無力,決定不寫了,就這麽裝死到什麽時候有空再寫。至于北京之行的照片,過幾天再補吧...OVER。
旅行準備中    08/02/2007
晚上8點多的火車,前往北京。預計行程5天多,8號回歸。
照片之類,回來後補。
願上帝保佑,一路順風。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