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枯燥    06/30/2007
靈感這東西似乎真的能枯竭,而且是徹底的。最近總想寫些什麽,可每次打開記事本,將雙手放在鍵盤上時,腦子中又會變得一片空白。哪怕努力的去回憶一閃而過的思緒,哪怕閉着眼努力捕捉空氣中的寧靜。只能感慨了,靈感這東西,徹底的拋弃了我。
想著生活枯燥,一天一天就這麽莫明其妙的無影無踪。却怎麽也沒有辦法去緩解下這種沒由來的枯燥,只能看日子一天天過去。想着生活或許就是如此,在一點點平淡下渡過一生。這樣很好,真的很好。
對很多事有些提不起勁,同樣是沒有理由的。想外出旅遊却沒有那麽多財産揮霍,想拽上一群狐朋狗友喝個天昏地暗却要考慮會不會有人生氣。有時候想來,人活在這個世界或許就是爲了狠狠體驗一把無聊的感覺。出生,成長,讀書,進入社會...以及其他的一切。
難得的假期,都會無聊的坐在電腦前不知所措,其實我才是最無聊的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進化論    06/28/2007
農曆五月之後,江南就這麽正式進入了傳說中的梅雨季節。其他季節千金難求的楊梅,現在裝在劣質的塑料框中,跳樓大甩賣似的滿大街都是。依舊記得某個時期十分喜歡那種酸酸甜甜的水果,現在,却再也不想碰它。說不清楚原因,就是討厭,沒由來的。
悶熱了好些日子,今天終于下起大雨來。連心都能清洗乾淨的感覺,將粉塵籠罩的天空,重新染上藍色。拜這場雨所賜,時隔已久的見到了藍色的天,美的令人窒息。想到幼年時期,在龍江所見到的蔚藍,總能在這片灰色的天空下,被渲染上憂傷的顔色。
似乎爲了應證夏天的到來,其他季節很少出現的閃電都在今天現了個够本。划破天空的光明,照映早已忘了自我的人們。有了閃電,少不了的自然是雷聲。不知爲什麽,對這種類似神明憤怒之聲的聲響,始終抱有沒有來的恐懼感。巨大的聲響,完全無法預料的出現,總覺得,很像很像槍聲。或許就是這些沒有來的相似,讓它成爲噩夢的源頭。
最近很累,工作也好,生活也好。偶爾安靜的坐下,想着這世界上無數的人都和自己一樣,用短暫的一生奔波無謂的追求。這種時候,總覺得人類是那麽的渺小,那麽的沒有立足之地。我們用盡一切方法,我們消耗無數時間,爲的只是真正的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有價值的,存活。可千百年后的現在,作爲那渺小生物的一份子,我却感覺到了文明的後退。沒有人能阻止,沒有人能改變。億萬年來,無數生物消失在地球上,無數星球消失在宇宙中。終究有一天,人類也會和這些消失了的生物星球們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踪。這就是,所謂的,命運。
万惡的公交- -+    06/24/2007
用了一天半的時間,經歷了一次再短暫不過的旅途。單向路程為兩個多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也短不到哪去。其實也不過是連區號都沒區別的兩個城市,近到兩個小時中有一半時間是在浪費XD。對自己和某人的遲鈍表示無力,明明可以選擇直達的地方,卻要坐車去市區再坐車過去。就這樣,憑白的浪費了兩個40多分鐘,當然還不包括等車的時間...這悲哀的世界,真讓人無力。
下午的時候,不知是人品好還是怎麽的,經過了接近50分鐘的噩夢公交之旅後,剛好在汽車站的賣票窗前買到了末班車的末班票。用持續著鉆心刺痛的雙腿跑到檢票口再沖上車,2秒後司機大叔的大嗓門就吼出了“開車咯”的口號。果然,這就是上帝賜於的人品啊XD。
說到可怕的公交車,真的是讓人不想再提起那地獄般的感受。明明票價和我居住的城市一樣,憑什麽這麽熱的天卻沒一輛車開空調?什麽年代了,還在實行有人售票的制度。最最重要的是,居然是承包制的XD。萬惡的私人承包商,到30多度無比悶熱的天氣裏怎樣都不給開空調。最重要的是無至盡的超載,就那麽一點大的車廂,居然塞了50個左右的人,太可怕了。嚴重超載的同時,是從距離其中一個終點站5站路的地方一直到另一個終點站,50多分鐘完全站著的悲劇。或者,考慮上熱到無法喘氣的車廂和身邊瘋狂冒汗的人們後,可以稱之為慘劇。無法想象,同一個區號同樣屬於蘇州範圍的兩個城市,在公交這方面的差距居然如此巨大。
其實仔細想來,似乎不只是公交上的差距,連長途汽車都是如此。去那個城市時,坐的是那個城市的班次。汽車是老舊的,空調是不開的,路線是顛簸的。回來時,坐的是自己城市的班次。汽車是嶄新的,空調是涼爽的,路線是平坦的。
一天半的時間,莫名其妙的,充分感受到家鄉在某些方面還是很讓人幸福的某人...
永無至盡...    06/20/2007
突然的,覺得身心的疲憊到了極點。
突然的,再使不出一絲力气。
突然的,痛的撕心裂肺。

是否我沉默了,你才能听到我的声音
是否我微笑了,你才能看到我的眼泪
是否我心碎了,你才会摸到我的心痛
是否我消失了,你才会想到我的存在
華麗的把BLOG變成了PINK無比的粉紅色,看到成果時狠狠的把自己惡寒了一把,鶏皮疙瘩完全可以掉在地上用鏟子清理。這原來就是傳說中的LOLI控後遺症,可怕的足以媲美老美又要轟炸小伊同學。桌面換成了LOLI的,下載中的游戲變成了GALGAME,听的歌自然離不開粉嫩嫩閃亮亮(?)的LOLI之歌。伴隨着不停傳出的狼嚎,整個居民區...沸騰了- -+
可憐的,像被扔弃貓似的扔去上班了XD。本質上來說我這樣的身體真的不適合在這麽熱的天氣出去奔波呀,而且還有好多課本要復習呀,更重要的事是我還要留出足够的時間萌可愛的LOLI們呀。以上,全是藉口。其實只是怕熱又犯懶到沒邊,完全不想脫離御宅的世界呀XD。無奈無奈,御宅們的無奈呀呀呀呀呀~無限回音-口-
静默    06/17/2007
又一次扔掉動畫扔掉BLOG投入到游戲中去,失去了靈魂一般,似乎能拋弃所有東西。冷不防覺得這樣的自己有些可怕,沒由來的感覺。于是想著,是不是真的應該遠離游戲,不再深陷其中,忘却某些更加重要的東西。
手機沒電了,直充+座充一起折騰了一下午才把兩塊電板搞定。開機時一邊看着熟悉的歡迎畫面,一邊想會不會有什麽人因爲找不到我而擔心。2秒鐘后否認了自己的想法,誰會那麽無聊。于是重複往常的行爲,開機完畢,將手機扔到桌子上,再也不去理。
似乎很嚴重的上火了,嘴巴中起碼潰瘍了三個地方,上下嘴唇內部的地方最爲嚴重,痛的連說話都能刺到神經。只是和任何人說起時,都被當作完全沒關係似的輕描淡寫的安慰。真的有些不爽,果然我在你們這些傢伙眼裏,都是天塌了都能一個人活的人么?算了,計較這些也沒有意思,反正沒有什么人能够明白。
中邪的事情沒有任何進展,每天半夜都被難以用語言形容的恐懼感包圍,壓的喘不過氣來。有些無奈,似乎真的是所謂的報應。只是疑惑着,如果這些是報應,那我所償還的,又是些什麽。
不想思考    06/14/2007
真的有种受够了的感觉,对很多事情。总感觉到自己努力的希望一切变的完美起来,然后又会看到努力的成果被他人毫不留情的践踏。反复,再反复,每次都是相同的结果。心高气傲的你们,就理所当然没有一点过错。真的,不需要再解释什么。花那么大的力气,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又能代表什么?对着别人说幸福,回过头被在乎的人伤害。如果这真的叫幸福,那我宁可闭上双眼。
抱歉,一步步退让不代表没原则。抱歉,一味容忍不代表能够无视心痛。抱歉,我不想继续这样下去。抱歉,我真的努力过了。抱歉,道歉的话我已经说不出来。所以,这次再也不想放弃自己的尊严。不只是这次,下次,下下次,以后都是如此。如果讲不通道理,那就这样下去吧。我累了,真的。
这个世界,依旧那么可笑。自以为是的人,能够撑起整片天空。只可惜那片星空下,没有属于我的地方。既然如此,就闭上眼吧。
方便麵    06/14/2007
實在有些想不通,小時候爲什麽會對方便麵那種垃圾食品愛到沒命。那種有了方便麵和鶏蛋就能過活的狀態,現在想想真令人抓狂。如果硬找些理由,估計是年紀大了之後,品位也跟着上去了。也幸好是上去而不是下來了,不然喜歡上什麽更加可怕的垃圾食品,還真是有點沒面子,笑。油炸面餅+香味劑+脫水蔬菜,越想越恐怖的,傳說中來自地獄的食品,方便麵。
最近依舊對海産類喜歡到不行,想著過幾個月就能吃到大閘蟹,真是夢裏都能笑醒過來,笑。說道螃蟹系列,果然還是清蒸或者直接水煮才是王道料理方法,吃的時候當然不需要任何調料,毫不猶豫的啃上去吧。鮮+微甜的口感,萌倒。
啊啊,看天。一直以來都習慣在日志里寫些比較灰暗的東西,沒想到最近變性子,居然開始寫吃的東西。嗯,自我BS一下,然後繼續幻想美妙的大閘蟹XD。
報應?    06/12/2007
有些莫名其妙的,聽到了一些關于黃易的因果報應之說。怎麽說呢?總的來說,還是不信的吧。從來不覺得,這些東西有想像中的那麽靈驗。儘管中國幾千年的文化沉澱,理所當然的應該有其中必然的道理存在,但總的還是有些不信吧。報應什麽的,不是早就已經承受很多了么?過去做過的事,該付出的代價,我付出過了。所以報應這種東西,就讓它漂去百慕大吧。
寫著寫著,突然想到從前聽到過的說法,完全不信鬼存在的人是怎樣都見不到鬼的。估計,是見到了都能很華麗的無視吧,笑。還聽說過,命硬的人也是見不到鬼的。當然,這些不知從什麽地方來的說法,多的連老人們都分不清真假。當作道聽途說的小道娛樂罷了,畢竟現在還不是一個每天會有新聞報道靈异事件的社會。
鬼怪神力這方麵的東西,很大一部分只會出現在漫畫書本之類的地方。現實中的奇遇,那幾率恐怕比500万的彩票大獎還低N倍,好歹彩票每星期都有名額,只是奇遇這東西還真沒聽說過有名額的說法。如果真有,那就讓我碰上個超能力的名額吧,笑。
所以啦,這種完全沒根據可言的東西,放在那裏不要理就好。鬼神之類的,想像成動漫里的形象,就能狠狠的萌過去了。嗯,就是這麽簡單的問題。
時空膠囊    06/12/2007
記得第一次想到時空膠囊,是某次看櫻桃小丸子時的事情。看到單純的小丸子和好朋友把信埋在大樹下,笑着位十年后的彼此祈禱。默默的,被那種單純所感動。孩子似的也想有那種單純的幸福,就拉著谷玩起了小孩子似的游戲。
現在回想起來,還記得當時的情景。自己用恐怖的怨念威脅谷不准偷看,還信誓坦坦的說自己無論如何都能堅持到一年后再看。結果才過了沒幾天,就忍不住看了裏面的話。現在想來真是失敗,最後沒忍住的居然是自己。
總有些不甘心,覺得有時候的自己,任性的像孩子,不顧一切的要求,然後看谷微笑着答應自己的要求。那瞬間,總覺得似乎有什麽重叠了起來。
第二年,第二次時空膠囊。一邊寫著那些不知所謂的話,一邊和谷開著玩笑,說要一直把這個“傳統”延續到老死,還有下輩子,下下輩子。又是任性的要求呢,但總覺得,一定會實現的,因爲我們是最重要的朋友。
水晶紫    06/11/2007
因爲弄了BLOG,所以突然好奇起谷的BLOG來。記憶中,似乎很久以前,這個可愛的孩子就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理所當然一般。接著就理所當然的認爲,即使到世界毀滅那一天,他都依舊會站在那裏,只需要我伸出手...就一定能触碰到,這個會陪伴我一生的可愛孩子。似乎是很自私的想法,却從來沒有想過需要改變。哪怕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他也一定會站在身邊,一定,一定。
如果用朋友來形容,似乎谷已經不在這一行列了。就像是很久以前殺給的顔色心理測試一樣,他們對我的選擇...水晶紫,陪伴一生的人。
開了新的BLOG    06/11/2007
折騰了半天后,終于弄了個自己覺得非常滿意的樣子出來,漂亮的狠狠萌了我一把。
容易變心的我,就這麽華麗麗的開始考慮,是否更換到這邊寫日志了...
不管怎麽樣,還是努力的,讓這個華麗的BLOG,繁榮下去吧-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