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背光的房間    11/02/2007
不喜歡背光的房間,不喜歡冰冷到失去知覺的感覺。又壹個冬季的來臨,簡單又純粹的想起兩年前的11月。那年的冬季,發生了太多的事。那年的冬季,幾乎顛覆了人生。直至今日,依舊記得在無數事件堆積出的麻煩中,偷懶的自己靠在窗台上曬太陽的情景。此時耳機中回響的音樂,和當時壹模壹樣。連帶的,仿佛時間在這短暫的幾分鍾回到了那個疲憊的午後。心情漸漸沈澱,才發覺那時的自己,最奢望的就是能壹直那樣懶懶的靠在窗台上,像貓兒壹般眯著眼曬壹下午的太陽。兩年後的今天,沒有了當初的自由,也沒有了當初的那麽多變故。住在背光房間中,整天被新麻煩折磨到焦頭爛額的我,已經不記得懶懶曬太陽的感受。
或許,我早該像自己對所有人說的那樣,活的單純些,再單純些。不再糾結那些可有可無的東西,不再奢求怎樣也無法得到的東西。閉上眼,用心底最柔軟的部位,體會圍繞在身邊的人們,體會他們所帶來的,淡淡的,暖暖的幸福。這壹刻,才再壹次的,在兩年後再次體會到那種暖暖的感覺。原來,即使是背光的房間,也會有陽光存在。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永恒的寂靜    10/31/2007
妳說,我在哪裏?
妳說,我是什麽?
妳說,爲什麽...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默默的,靜悄悄的,寂靜的。壹點點把米飯送入口中,依舊是怎樣咀嚼都感受不到的甜味。他們在聊天,很熱鬧,或者應該說嘈雜?看,他們多高興。妳說,這就是家人。原來這就是家人,他們就是壹家人吧。可是,爲什麽我會坐在這裏?明明那麽不般配,那麽沒有存在感。壹定是什麽地方出錯了,壹定是這樣的。告訴我,究竟這壹切,怎麽了。
我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自己的理智,壹點壹點消散。我能夠感覺到,弦又要斷了。爲什麽會變成這樣,明明...已經那麽努力接好過的弦。想大聲尖叫,想大哭壹場,想自殘,想不停的汲取尼古丁。可是現在的我,什麽都做不到。除了安靜的坐著,安靜的,安靜的,安靜的...
把壹切關于未來的事設想的很美好,但真正需要去面對時才發覺,除了逃避現實,什麽都做不到。不想出門,不想見人,不想觸碰任何這個世界上發生過的,現實中的事情。我願自己生活在繭裏,再看不到,再聽不到。突然羨慕起值得同情的殘疾人,再沒有光再沒有聲響的寂靜暗,才會是我的歸屬。
如果有壹天,我停止了呼吸,喪失了身體的活動能力。我會靜靜躺在地面之下,聽大地吟詩,聽蟲兒細語,微笑著聽草木的根講述曾經的陽光。或者,徘徊在對過去的記憶之中,以旁觀者的旁觀者,靜靜的看時間之輪回轉。

不需要安慰,不需要陪伴。
不需要發泄,不需要改變。
我只想要,永恒的寂靜。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